陪读水太多滑进去了 单亲摸出水之后怎么办

上心 2021-06-03 05:00:05 阅读: 评论:
客厅里静悄悄的,其余三人都没有说话。 “这件事情是我处理的不好。”段嘉许说,“毕业回宜荷那边,我一直在忙工作的事情,对姜颖的纠缠不放,没有什么精力和时间去管。因为我是自己一个人在那边,不担心她会影响到其他人,所以也不太介意。” “我听桑稚说过,姜颖有去找过她。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也是我考虑不周。”段嘉许的声音顿了下,喉结上下滑动着,“因为我这边的问题,影响到桑稚,也让你们觉得不安和担心。我对此觉得非常抱歉。” 桑荣叹息了声“不是,跟你没什么关系。” “这件事情发生之后,我很明确地跟姜颖提过,我会通过报警的手段来解决。”段嘉许说,“她出现过几次,我也都报了警。之后次数也就少了,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。” “来南芜,是我去年就在考虑的事情。我工作了这些年,手里也有一点积蓄。过段时间,等工作室的事情稳定一些之后,我也会开始看房子,合适的就定下,房子也会写桑稚的名字。” “离桑稚毕业还有两年多,这两年我也会一直跟你们说我的情况。”段嘉许扯着唇,“我父亲那边,出于责任和义务,我不能不管。但我目前的经济条件,是足够支付他的医药费的。” 看不出他们的想法有没有变化,段嘉许喉咙发干“我没有办法改变,我的家庭。我拥有的东西也不多” “但我会用我的所有,一辈子对桑稚好。” 除了那些不堪。 他现在,包括未来,所拥有的一切。 全部,都想送给她。 包括他自己。所有人都觉得这事早,还没到考虑那么多的地步。 桑稚年纪还小。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,也不算太长。 觉得未来也许会有变化,可能几年后,就不再是现在这么一个状态。也许所有的事情,不会顺着轨迹走,在中途,会出现什么变数。 造成的结果,也不过是。 分开。 可这是,段嘉许跟桑稚在一起之后,就从未考虑过的事情。他从不是,抱着一种,未来可能会分开的态度,跟她在一起。 从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,他就在考虑他们的未来。 持续到永远的未来。 段嘉许想起了,那天桑稚趴在他背上,边掉着泪边说“我为什么是十九岁,我能不能是二十九岁,我不想那么小。” 应该在那个时候。 她就知道父母不同意,她跟自己在一起了吧。 却又担心,这件事情被他知道后,会影响了他的心情。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难过,自己一个人努力,想要改变父母的想法。 会在知道,桑荣跟他说了某些话之后,慌乱地安慰他,可又觉得自己无力至极,只能说出让他不要不开心的话。 也会因为这件事情,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,担心他会因此放弃。然后提前回到宜荷,在机场里,抽抽噎噎地把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,全部告诉他。 希望他不要为此感到自卑。 希望他能,清楚地明白自己有多好,才值得她念念不忘那么多年。 那么好的桑稚。 做任何事情,都第一个考虑他的桑稚。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,明明比他小那么多岁,明明应该是他来照顾她,却一直想成为他的铠甲,把他护在身后的桑稚。 段嘉许不希望,她再在他和她的父母之间,进退两难。 这事情总得解决。 不论时间早晚。 狭小的客厅沉默下来。 段嘉许稍稍低了头,无声地自嘲了下。他觉得时间难熬至极,开始在想着,如果他们仍旧不同意,那他还能做什么。 这好像就已经是他的所有了。 桑荣思忖片刻,总算开了口“房子只写只只的名” 沉默被打破,段嘉许反倒松了口气,点头。 “是的。” 一直在状况外,被三个人排挤着的桑延,一脸懵逼地听完段嘉许的话。他理清了思路,又因为他俩这对话,瞬间开了口“等会儿。爸,你这不是欺负人吗” “”黎萍猛地拍了下他的大腿,“说什么呢” “咱讲点道理成不”桑延无言到直乐,“不是,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,你们还有门当户对的观念啊妈,你给我介绍相亲对象的时候,对方不是不管多穷,只要是个女的你就同意吗” 黎萍被他气得头疼“你的条件,跟你妹能比” “” “就你这样,能有姑娘要你,我都想烧香拜佛了。” 桑延忍了忍,又道“我就问你们个事儿,给那小鬼找个富二代,什么都不会,就家里有钱的那种,你俩就乐意了” 黎萍“不是这个问题。” “那还什么问题”桑延扫了段嘉许一眼,啧了声,“妈,你仔细瞧瞧。段嘉许呢,各方面条件是比我差了点,但也还算过得去吧。” 黎萍最看不惯他这德行“比你差那还是人” 桑延被怼习惯了,干脆当没听见“行了,他对那小鬼好得很,也不穷,没什么好挑的。” 黎萍跟桑荣对视了眼,收敛了火气,轻叹道“听你爸说完。” 桑荣看向段嘉许,继续问“打算什么时候买房” 段嘉许“预计是今年。” “你跟只只这也还没定下,”桑荣说,“房子你就打算写她的名了” 段嘉许点头“嗯。” 桑荣“不怕这两年分了” 桑延皱眉“爸,你这就不太好吧,怎么还咒人分手。” 黎萍忍无可忍,抓起他的胳膊,往房间里拖。 “你给我进来” 客厅里瞬间少了两个人,氛围一下子冷清了不少。 段嘉许没有被影响。他淡笑了下,回着桑荣的话,轻声说“那我留着这房子也没什么用,留给她也好。” “孩子,没谁谈个恋爱,要搭这么多钱进去。”桑荣笑了,“要被其他人知道了,第一反应估计都是,觉得你被我们家勒索了。” 段嘉许一愣,没等他开口,桑荣又道“房子还是写你自己的名字,这是你自己努力赚的钱。我跟只只的妈妈,其实都不太在意这些。” “” “其实你俩的事情,只只跟我和她妈妈都提过不少次,”桑荣神色温和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主要只听她说,我们心里也没底。上回跟你说那些话,也是想看看,你会有什么反应。” 段嘉许嗯了声“我明白。” “之前跟你说,介意你家里的这个情况,也是怕,只只会因为这个受到伤害。但如果你能保护好她,那也足够了。”桑荣说,“我也知道,我和只只妈妈的态度,挺影响你们两个的心情的。小年轻谈个恋爱,我们都要掺和一把。” 段嘉许绷了一晚上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些,在此刻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。 “因为跟你说了那些话,我一直有些过意不去。这事情,我知道你也不好过,也知道,错不在你的身上,跟你没什么关系。你不用因为这个,把自己置于一个那么低的位置。” 段嘉许看着桑荣,喉头发涩。 他一直知道,桑荣和黎萍,都是很善良的人。段嘉许很理解他们的想法,知道他们是担心桑稚,也是为了她好。 所以他只能让自己做的更好。 想着,如果这一次谈话还是不行,那他就更加努力一些。尽量做到,能让他们能忽视他的父亲,不再去在意那些事情。 却没想过,桑荣会反过来,安慰他。 反过来,让他不要在意。 “你看阿延的反应,都觉得我们在欺负你。”桑荣笑道,“我也不是什么冥顽不顾的人,有你今晚的话,也够了。我也相信你能做到你今晚说的话。” “” “以后,有空可以过来吃个饭。” 又坐了一会儿。 黎萍和桑延都从房间里出来。几人都不再提刚刚的事情,转移了话题。时间渐晚,差不多九点时候,桑延主动提出要回去。 两人便一块出了桑家。 桑延走在前头,随口问“我爸后来又跟你说什么了” 段嘉许的唇角弯起来,心情很好“没反对了。” “你说你怎么回事儿”桑延的话里带了几分嘲讽的意味,“说的那些是什么话啊,大老爷们不能活得硬气一点” “怎么” “男人,总得有点自己的资产。”桑延懒洋洋道,“虽然,房子写谁名字这事情,是不怎么重要。但你这样惯着,你以后的生活,从现在就能看得出,肯定惨绝人寰。那小鬼以后肯定得被你惯得上天。” 段嘉许还在笑“挺好的。” 桑延瞥他“还有。” “嗯” “别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。”桑延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,语气状似随意,一如既往的刻薄,“矫情。” 桑延开了车过来,顺带把段嘉许送了回去。 回到家,段嘉许给桑稚打了个视频通话。那头很快就接起,屏幕上瞬间出现桑稚小巧的脸,黑亮的眼睛顺着屏幕看他。 段嘉许笑“没在宿舍” 桑稚找了个杯子,把手机靠在上边,继续抱着薯片啃“嗯,过来你这呆着。明天早上没课,还能睡个懒觉。” 段嘉许也没别的事情要做,就躺在沙发上,盯着她吃薯片。 注意到他的模样,桑稚眨了下眼“你今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。” 段嘉许低着头,轻笑着“是挺开心。” “怎么了”桑稚又盯着他看了好一阵,唇角抿了下,而后上扬,莫名其妙地也开始笑,“你今天干嘛,笑得好傻。” “今天去见了你爸妈。”段嘉许没再瞒着,“他们不反对了。” 听到他后边的那句话,桑稚手里的薯片啪嗒掉下来“啊不反对了吗你跟他们说什么了” 他继续笑,没有回答。 桑稚又问了几遍“真的吗真不反对了” 就算段嘉许没回答,但说着说着,桑稚也傻乎乎地笑起来。显然是被他感染了心情,加上一直以来的烦恼终于被解决。 她拿起手机,把脸贴近屏幕,靠近了看他。 “段嘉许。” “嗯” 她笑眯眯道“我好开心哦。” 不单指因为父母不反对了开心。 也因为,你得到了认可,所以很开心。 段嘉许看着她唇边的小梨涡,突然很想咬掉。他用指腹轻蹭了下屏幕,眉眼缱绻柔软“嗯,我也很开心。” “段嘉许。”桑稚又喊他。 “嗯。” “这个事情,在这一刻,就算是翻篇了。”桑稚坐端正起来,一本正经地说,“以后谁都没有资格因为这个事情,觉得你不好。” “” 她小声嘀咕“你是最好的。” 一个晚上,段嘉许被三个不同的人,用不同的说话方式,安抚着他从年少至今的伤疤。一直持续的钝痛的感受,在此刻,像是消失地无影无踪。 也许,从前的他是有些不幸。 但在此刻。 段嘉许觉得,自己好像又是极为幸运的 段嘉许去南芜之后,桑稚的生活也没多大的变化。 每天上课,参加活动和比赛,泡图书馆,有空的时候就去他家呆几天。少了每天都要跟他见面的流程,但又多了一件从前没做过的事情。 有时间,桑稚会到市医院,看看段志诚的状况。 她也没跟段嘉许提这个。只是觉得,他不在这边,只能自己帮他注意着这边的事情。然后,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,才能及时的告诉他。 日子一天天过去。 三月初,桑稚上学期参加的游戏设计大赛,获奖的名单出来了。出乎她的意料,她的作品还拿了个名次。虽然是三等奖,但也令她格外惊喜。 她正准备把这件事情告诉段嘉许的时候,微信上恰好有个基本没联系过的人来了消息。 是前些天,在超市偶遇的施晓雨。 她来跟桑稚说,姜颖的事情。 施晓雨我想跟你说点事儿。 桑稚什么 施晓雨你之前跟我说了那些话之后,我有下意识地观察姜颖的状态,也有直白地问过她一些问题。她也没有瞒着我,直接就说了。 施晓雨我感觉她是没啥毛病的,就是有些偏执,别人说什么都不听。就不遇到你男朋友的时候,还是很正常的。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心理有问题。 桑稚有些茫然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个 施晓雨就是想替她说几句。她这个人其实不坏的,就是因为她爸爸的事情,心理有了阴影,但也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。 施晓雨她家里最近发生了点事情,应该也想通了,以后估计不会再去找你男朋友的麻烦。你也不用担心了,然后再跟你道声歉,因为之前的事情。对不起。 桑稚不知道该说什么。 姜颖做的事情,她不是当事人,没有什么立场去回应。看到这些话的时候,她又联想起段嘉许受到的待遇,心情有些堵,情绪也不算好。 桑稚盯着看了很久,最后只回了个“嗯” 游戏大赛的颁奖典礼,就在宜荷大学的礼堂里举办。日期在桑稚生日的前一天,来参与的人并不少,有来自几百家家高校的学生和老师,还有几十家企业的代表。 本来桑稚很期待这个颁奖。但真正到来的时候,却一点都提不起劲。 因为她被段嘉许放鸽子了。 从段嘉许回南芜,她就每天撕日历,开始期待着自己生日的到来。眼见日子就快到了,她还想好了要跟段嘉许去那玩。 最后就只得来了段嘉许的一句“临时有事,赶不回去了,下次给你补上”。 桑稚其实很不开心,但又知道他忙,也不想跟他发脾气。 所以只能自顾自地生闷气。 此时坐在礼堂里,看到段嘉许发来的微信,桑稚也不太想立刻回复。她看了眼手机正上方的时间,想着过个十分钟再给他回复。 让他感受一下。 受到冷落,是怎样的一种滋味。 颁奖仪式也不是立刻举行,台上的几位教授,正在聊着学术问题。桑稚听了一会儿,很快就觉得无聊,没再继续听下去。 她再次点亮手机,看着屏幕上的话,又觉得十分钟好像不太够。 桑稚依然没回复。 过了一会儿。 段嘉许又发来一条怎么不理我 桑稚开始动摇,思考着要不要回复的时候,旁边的同学突然撞了下桑稚的肩膀,兴奋道“桑稚,看一点钟方向,也太帅了吧我日。” “”桑稚下意识抬头。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俏节生活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俏节生活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